风鬼传说 第1293章 刺杀

2020-01-16 14:06:55 来源: 塔城信息港

风鬼传说 第1293章 刺杀

第1293章刺杀

听闻两名风兵的喊声,在场众人的身子同是一震,风兵队长把昏睡的依西姆交给一名下面的兵卒,让他把孩子抱进院子里,妥善安置,他自己与其它的风兵纷纷端起火枪,枪口对准前方的街道。

那两名奔跑过来的兵卒突然抬起手来,在他二人的掌心当中,各凝聚起一颗黑球。

二人同时挥手,把黑球投掷进风军的人群里。两颗黑球,各砸中一名风军身上,爆炸开来。

散出的黑色烟雾钻入两名风兵得体内,瞬时间,两名风兵的身体开始迅速膨胀,越来越大,越来越圈,膨胀到极限时,嘭嘭两声闷响,双双炸开。

四周又有一圈的风兵被波及到。

风军反应的速度也快,有人大声喊叫道:“是暗影魔咒!兄弟们赶快躲避!”

“他们不是自己人!是敌军奸细!”

“快杀了他们!”

风军在躲避暗影魔咒的同时,纷纷调转枪口,对那两名奔跑过来的兵卒展开齐射。

那两人周身上下腾出黑雾,黑色的灵铠在身上凝聚,紧接着,二人各亮出一把黑漆漆的灵刀。

嘭嘭嘭!枪声响起,两名暗系修灵者身形一虚,消失不见,再现身时,人已出现在风军人群的背后。两人的灵刀横扫出去,两名风兵当场被拦腰斩断,双双扑倒在血泊当中。

附近的风军想都没想,用铳剑直刺过去。两名暗系修灵者挥刀横扫,灵刀的锋芒扫过铳剑的剑身,咔咔咔的断裂之声不绝于耳。远处的风兵又向他二人展开集火射击。

他二人同时完成铠之灵变,背后生出黑色的羽翼,双翼展开,向前包裹,弹丸打在羽翼上,叮当作响。等风军一轮齐射过后,二人的羽翼舒展开,提刀杀入风军人群。

这两名暗系修灵者,在风军当中如入无人之境,灵刀每一次掠过,附近都有血光迸射出来。但他二人周围的风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人山人海,望不到边际。

就在两人在风军人群里杀得昏天暗地之时,四周围攻的风军突然纷纷后退,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数颗石雷从人群当中飞出,落在两人的脚下。

其中一名暗系修灵者反应极快,石雷都没滚到他的脚下,他人已经用暗影漂移闪走,另名暗系修灵者反应稍慢,当他用出暗影漂移的时候,人却未能闪出去,原来有一名兵卒突然从他的背后蹿了上来,把他的腰身死死抱住。

暗叫一声不好,这名暗系修灵者此时再想甩掉从背后抱住自己的风兵,已然来不及了。

轰隆隆――

数颗石雷在他的脚下一同爆炸,地面的淤泥、泥水都被震起多高,爆炸过后,定睛再看,抱住暗系修灵者的风兵尸骨无存,而那名暗系修灵者身上的灵铠,亦是有多处破碎,就连背后的双翼,都被炸得千疮百孔。

四周的风兵哪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火枪齐射。

嘭嘭嘭!弹丸接连不断地打在修灵者的身上,把他身上的灵铠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小窟窿眼。修灵者大吼一声,纵身跃起,腾飞到空中。

可惜,他是怎么飞起来的,又是怎么掉下去的。

在他飞起的瞬间,周围射来的弹丸更多,把他从空中硬生生的打落下来。修灵者的身上已经数不出来有多少的弹洞,落地后,他挣扎着爬起,提着灵刀,继续向风军人群冲去。

对面的风军,蹲地一排,直立一排,两排的火枪,向他齐射。

啪啪啪!灵铠的破碎之声此起彼伏,灵铠的残片不时溅飞到空中。在一轮接着一轮的齐射下,暗系修灵者终于坚持不住,单膝跪倒在地,以灵刀支撑着身体,立而不倒。

周围的风军一拥而上,铳剑由四面八方刺来,只眨眼工夫,这名暗系修灵者已经被淹没在人海当中。

另名暗系修灵者不是不想抢救同伴,而是根本无法抢救同伴,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风军,他能听到同伴在人群中的嘶吼声,但就是看不到同伴人在哪里。

他以暗影漂移闪到院墙上,以为站到高点可以看到同伴的位置,结果他刚一上到院墙,就如同捅了蚂蜂窝似的,墙内、墙外,数以百计、千计的火枪向他开火射击,就那一瞬间,他至少身中数百弹。

灵?幻灭境修灵者的灵铠,能挡得住火枪,但灵铠挡住一颗弹丸已经很勉强,如果同一位置再被击中,灵铠也得被击穿。

数以百计的弹丸打在他的身上,有些弹丸击穿了他的灵铠,有些弹丸则是顺着灵铠的缝隙打入进去。

这名暗系修灵者惨叫一声,从墙头上栽了下去。他都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附近的风军扑上前去,先是把火枪中的弹丸打在修灵者身上,然后直接用铳剑在修灵者身上乱捅乱刺。

两名修为达到灵武第二重的暗系修灵者,最终双双惨死在风军的人群当中。他二人的尸体都已经不成人形,浑身上下唯一还算保持完整的部位,就是被切掉的脑袋。

这两名暗系修灵者的偷袭只是前奏而已,随后,又相继奔过来数名修为高深的修灵者,对风军展开攻击,院子外面,已经打乱成了一团。

上官秀和肖绝、吴雨霏从屋内走出来,此时院子里站着的都是风军。看到上官秀,人们纷纷躬身施礼,齐声说道:“殿下!”

“怎么回事?”上官秀问道。

一名宪兵将官走上前来,脸色阴沉地说道:“殿下,是敌军中的修灵者趁夜来袭!”

“有多少人?”

“暂时还不清楚,但人数应该不多,我军已经控制住了局面……”

他话音还未落,突然之间,从院子外满飞进来数颗石雷,宪兵将官见状,急忙把上官秀护在自己的身后,大声吼道:“躲避石雷――”

轰隆隆!

数颗石雷在院子中炸开,有十数名闪躲不及的风军被波及到,有的人当场被炸死,有的人受伤倒地。

周围的风军急忙上前抢救伤者,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把伤者抬下去,有三名修灵者已经越过墙头,直接跳进院子里。

守在院中的风军,齐齐射击,三名修灵者把背后的灵铠化出羽翼,格挡风军集火的同时,一名修灵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腰抽出一把三筒灵火枪,对准站于房门前的上官秀,毫未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连续的三声枪响,三颗灵弹,一并向上官秀飞射过去。

“秀哥小心――”

肖绝手疾眼快,拉着上官秀向一旁避让,一直躲躲到墙角处,他向周围的风军将士大声吼道:“保护殿下,速速击杀来敌!”

人们的注意力,都落在三名攻入院中的修灵者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位于上官秀附近的一扇房门悄然无声的打开一条缝隙,一条弱小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只是个四五岁大的孩子,还没有成年人的腰身高,即便有风军将士看到了他,目光也只是在他身上一扫而过,不会多看第二眼。

这名杜基孩子紧贴着墙根,向上官秀慢慢蹭了过去。

等他无声无息地接近到上官秀的三步之内时,纤细的右臂突然化成一把狭长的怪刀,对准上官秀的肋下,直直刺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这一刀,连挡于上官秀身前,神经紧绷到极点的肖绝都没有任何的发觉。怪刀去势如电,眨眼之间,已刺到上官秀的近前。

噗!

上官秀疼得闷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旁踉跄了一步。听闻背后的声音不对,肖绝这才猛然惊觉,急急转身,回头一瞧,不由得脸色大变。

只见一名杜基的孩子不知何时已站在上官秀的身侧,整条右臂,业已化成一把与他身体不成比例的狭长怪刀,而此时,怪刀的锋芒正抵在上官秀的肋下。

孩子的眼中闪现出诡异的凶光,原本白嫩嫩的脸庞布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狞笑,他嘴角扬起,发出成年人的声音:“上官秀,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你拿命来!”

说话之间,他用足了全力,把怪刀向前捅去,打算把上官秀的身体刺穿。

可惜,不管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把怪刀刺入上官秀体内丝毫。他眼眸一闪,突然把怪刀向上挑起,沙,上官秀肋侧的衣服被划开,里面显露出金属的光泽。

那是由无形化成的贴身软甲。

上官秀脸上还带着痛苦之色,这可不是他装出来的,对方的一刀虽然被无形挡住,但这一刀的撞击力,还是让他身上的伤口疼得厉害。

他幽幽说道:“君然,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杀我!”

杜基孩子的脸上闪现出一抹骇然,他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对面的屋顶上突然传来嘭嘭嘭三声枪响。三颗灵弹划破长空,齐向他飞射过来。

化成依西姆的暗影分身惊叫出声,急忙以暗影漂移闪走,不过还是稍微慢了一点,他的手臂被两颗灵弹划开了口子。顷刻之间,伤口处有大量的黑雾冒出来。

暗影分身抬手捂住伤口,片刻后,伤口消失,手臂完好如初。也就在这时,一团黑雾在他面前浮现出来,紧接着黑雾化成人形,接踵而至的是横扫过来的一刀。

来不及细想,暗影分身以臂刀招架。当啷!灵刀与臂刀撞击到一起,两人各退了一步。暗影分身抬头一瞧,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名暗系修灵者,他凝声问道:“你是何人?”

“修罗堂,段其岳!”随着对方的话音,在暗影分身的四周,不断浮现出一团团的黑雾,黑雾又快速凝化成人形,数名暗系修灵者以暗影漂移出现在分身的四周后,一同出刀,向他斩去。

暗影分身大喝一声,纵身跃起,也就在他腾空的瞬间,四周的屋顶上,传来嘭嘭嘭一连串灵火枪的射击声。暗影分身难以招架,身形于空中消失,再现身时,人已出现在一处屋顶上。

可是他才闪到这里,他的四周又如影随形地出现一群暗系修灵者,把他团团围在当中,灵刀从他的前后左右,或刺或砍的袭来。四周灵火枪的射击之声亦是此起彼伏。

暗影分身已然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依照己方的情报,修罗堂的影旗应该不在这里才对,可现在,修罗堂的影旗在小镇子里布下了天罗地,似乎早就算到己方会来偷袭,只等着己方主动钻进他们的埋伏里。

以段其岳为首的数十名影旗精锐,把暗影分身死死缠住。近处有人与他近身肉搏,远处有人用灵火枪偷袭,君然的修为固然要强过段其岳等人,但他的暗影分身也招架不住这样的攻势。

仍站于墙角的上官秀问附近的一名将官道:“暗影分身化成的是何人?”

“是个叫依西姆的孩子,他家距离我们这里不远!”

上官秀眼珠转了转,说道:“君然的真身一定就在附近,立刻派人去找!”

长春牛皮癣治疗基地
京都儿童检查所需费用大概是多少
贵州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
治疗牛皮癣医院泉州哪家好
遵义专治癫痫病的哪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