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上海液氨事故临时工回忆出事前连续工作26

2018-11-06 09:54:40

上海液氨事故临时工回忆:出事前连续工作26小时

液氨

液氨,又称为无水氨,是一种无色液体,有强烈刺激性气味。氨作为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为运输及储存便利,通常将气态的氨气通过加压或冷却得到液态氨。

它是一种常用的致冷剂。液氨在工业上应用广泛,而且具有腐蚀性,且容易挥发,所以液氨在储存和运输时较容易发生事故。

上海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831”重大事故的救援善后工作正在有序进行。据市卫生计生委昨天中午披露,25名受伤人员经过积极有效救治,目前生命体征均为平稳。目前市安全监管局已部署对全市使用液氨的生产经营单位开展安全大检查,着力做到举一反三、防范事故。

“831”重大事故发生以后,市安全监管局立即会同市质监局、市监察局、市公安局、市总工会、宝山区政府,并邀请市检察院组成事故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据查,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主要从事冷冻冷藏加工、冷冻产品仓储、冷冻产品配送等业务,冷冻能力为150吨/天。

据调查,有关部门已初步认定“831”重大事故直接原因,系公司生产厂房内液氨管路系统管帽脱落,引起液氨泄漏,导致企业操作人员伤亡。目前,事故调查组现已对厂房建设、设备安装、日常监管等展开调查,并委托有资质的专业机构对相关设备设施进行技术鉴定。

宝山区前晚召开党政负责干部会议,通报“831”重大事故处置情况,抓紧做好伤员救治、家属安抚等工作。市、区环保部门强化对涉事周边环境的监测工作,据市环保局介绍,本起事故未对周边环境造成影响,目前周边空气质量属于正常。

现场还原:

老工人救了20多亾

前日12时20分许,早报在现场看到,身着防护服的消防员约十几分钟就换一批进厂救人,出来的这批消防员赶紧往身上浇水。据目击者介绍,刚开始进去的一批消防员出来后吐得很厉害。

女工小董介绍,该工厂主体大楼共有8层,一楼为车间,上面都是冷库。一楼的车间被中间的过道一分为二,各有一个单冻机流水线,每个流水线要三四十个工人,分工合作用单冻机把鱼虾等食品冷冻然后包装。出事的就是与单冻机相连的液氨管道。

男工小周是早从出事车间逃出来的人之一。小周上个月刚跟姑姑、姑父一起来到该厂,就在生产线上包装食品。事发前,小周的姑父拿推车来运货,叫他帮忙推一下车。就在小周转身后突然听到“嘭”一声闷响,他回头看见一片白茫茫,鼻子立刻闻到刺鼻的味道。此时,小周的姑父一把抓住他手腕,喊着“爆炸了,快跑”。小周和姑父一口气冲到厂门口,再回头一看,一名年纪大的男工友和一名年纪轻的女工友也逃出来,两人满脸都是血,女工友摇摇晃晃冲出大楼就扑倒在地,肤色发紫。

而那位年纪较大的男工人自己受伤还不忘提醒其他人逃命。临时工陈阿姨回忆说,在这个事发车间外面还有一个工作间供临时工剥虾。没多大一会儿,就看到俩年轻人一溜烟奔出去,这老工人跟在后面出来,一只手捂住嘴和鼻子,一只手冲他们拼命摆。陈阿姨先看到他脸上都是血,还以为是有人打架了,再听到这老工人说“快跑”,就赶紧和其他人一起往外跑。陈阿姨说,多亏这老工人提醒,做临时工的20多人才那么快跑出来,“要是闻到味再出来,那可就晚了。”

后续救援:

伤员多为呼吸道灼伤

跟主体大楼挨着的则是四层楼的员工宿舍,由于该厂24小时运转,一些夜班工人下班后都在宿舍休息。液氨泄漏后很快就飘到了宿舍区,一些已经起床的工人闻到了味道。

在该厂做清洁工作的王阿姨回忆称,当时她已经起床,正准备去食堂吃饭,闻到味道后想开门关一下走廊的窗户,被浓烈的刺鼻味道呛了回去,喉咙一直痛,头也晕。之后不敢出门,等待有人来救援。很快,有消防人员上楼挨个敲门,让大家用湿毛巾捂住口鼻,闭起眼睛,手拉手跟着消防员走下楼。也有些男员工胆子大的,闻到味道后则直接从四楼跳到隔壁工厂的屋顶,再下楼逃生。

伤员被随后赶来的救护车送往医院。初期,大多数伤员被送往附近的大场医院。据大场医院负责人介绍,先后有35名伤员送来该院治疗,其中13人入院后医治无效死亡,其他伤员中,还有3人伤情较重,被转送到同济医院和长海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另有多名伤情相对较轻者,分散在该院住院部各个科室观察。伤员多为吸入氨气后造成的呼吸道灼伤,同时体表也伴有烧伤。

当日另有两人转院后死亡。昨日,市卫生计生委披露,25名受伤人员经过积极有效救治,目前生命体征均为平稳。而其他因吸入部分氨气而有头晕、喉咙疼等症状的工人,会在统一安排下乘车到大场医院接受检查。

◎调查

临时工回忆翁牌“艰难岁月”:出事前连续工作了26个小时

早报李淑平

经查,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主要从事冷冻冷藏加工、冷冻产品仓储、冷冻产品配送等业务,冷冻能力为每天150吨。

老乡介绍旺季来打工

每年夏天是冷藏企业生产旺季,据来自连云港的女工小董介绍,这个厂淡季有老工人近百人,到旺季时,大量需要人,自己就是由相熟的老乡介绍每年夏天来做两个月。

小董称,前年做工一个小时7元钱,不做工时工厂一天补助90元。去年和今年每小时9.5元,不做工时一天补助80元,每个月工厂都是补助300元餐费,包住不包吃。

事故后,小董才知道,厂里对工人开的工资都是按照15元/小时,老工人直接跟厂里签合同,拿的是这个工资标准。而小董做的是通过老乡介绍的临时工,工资只有9.5元/小时,“中间的差价都让老乡赚了去。”

介绍小董等人来做工的祁慧芬也因吸入氨气出现胸闷等症状。半个月前,祁慧芬和另一个老乡从老家连云港赣榆县带来50多位同乡,有一部分不幸在此次事故中死伤了。

小董介绍,夏季做冰冻虾比较多,基本有货就得赶工。小董说:“老板恨不得大家24小时不休息,本应三班倒,这家厂是白班和夜班翻班。”

事发前,小董连续工作了26个小时,实在撑不住才休息,而其他人都是工作27个半小时后才下班。

不知危险没受过培训

小董说,新进工厂时仅是验看身份证,不知道工作环境会这么危险,不知道发生危险怎么保护自己。

在这个厂里做了三年清洁工作的王阿姨介绍说,从没有接受过培训,平时也会闻到刺鼻的氨气味,听说是液氨管道漏的,但都被巡查人员及时处理了。

对此次液氨泄露,华东理工大学安全工程咨询中心主任乔建江对媒体表示,“它的设备有可能老化了,并且人员维护保养检测这块应该是不到位的。像液氨这样一个系统,用一般的死堵或者闷头来进行密封的话,从化工工艺安全这个角度来讲,这种设计方案实际上是不推荐的。”

原标题:上海液氨事故临时工回忆:出事前连续工作26小时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垃圾桶
演出彩烟
四氟垫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