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如果林冲能像徐宁爱甲一样她的夫人还会是同样的下场吗

2018-11-08 10:48:39
徐宁为了自己钟爱的“赛唐猊”,不顾一切地走上寻甲之路,甚至冒着被除名的危险而旷工;而林冲为了一个编制,却一步步地委曲求全,直至把自己心爱的老婆逼入绝境。 如果林冲爱老婆能如徐宁爱“赛唐猊”一般不顾一切,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被调戏、被强暴(未遂)而无动于衷?徐宁与林冲对心爱之物的爱惜,与对编制的迷恋程度可见高下。 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出徐宁为何如此轻易的上梁山。 徐宁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前途、有经济实力、有幸福家庭的中年男人。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很理想的京城干部,会痛痛快快加入梁山黑帮组织吗?当然不会,不仅徐宁不会,换谁谁也不会。 梁山请徐宁入伙的念头似乎不可能成功。好在金钱豹子汤隆十分了解自己这个姑舅哥哥,只要把那副雁翎甲弄上梁山,不愁徐哥哥不来。 《水浒传》中的教头高手云集,英雄辈出,金枪手徐宁虽然技艺精湛,武功高强,更有一手独步天下的钩镰枪绝学,但却也远非教头中的高手。 真正让徐宁在教头行业中引以为豪的是他坐到了教头的之位——金枪班教师。 金枪班,宋禁军番号名,初设时归殿前司所统,后由三衙,即殿前都指挥使司(殿前司、殿司)、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侍卫马军司、马司)和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侍卫步军司、步司)分管。徐宁做到金枪班的教师,也就是做到了皇家卫队的教头,套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中央警卫团的教官(同时身兼护卫、仪仗之职),级别未必是教官中的,但地位却是诸教头中隆崇的。 就是这样一位有地位的教头,为了自己的甲胄,完全可以忽视编制。 雁翎金圈甲:这一副甲披在身上,又轻又隐,刀剑箭矢,急不能透。人都唤做赛唐猊。 雁翎金圈甲相当于是现在的防弹衣。要知道古代的锻造技术不如现在,一件软的铠甲简直就是人的第二性命,毕竟想要金属物硬可以达到,想要软甲可就难了,尤其是软甲间的接口更是难以拼凑,非大技术不可制造! 穿上它,就能够阻挡打击,把受到击打的力量分散,减轻伤害!徐宁视若生命也完全是正常的。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让贼真正惦记的,还是一手钩镰枪法。 本来梁山上的是是非非与京城里养尊处优的徐宁毫无瓜葛,倒霉的是呼延灼没事干在梁山上摆下了连环马杀得梁山鸡犬不宁,而这连环马偏偏只有徐宁的钩镰枪可以破解;这还不算,更倒霉的是梁山上还有一个蠢蠢欲动急待立功的徐宁亲戚——金钱豹子汤隆。 满脸死灰的宋江一听到这个重磅消息大喜过望,拍着汤隆的肩膀说:“小汤,只要办成这件事,你的前途大大地!” 因为汤隆为了打消徐宁回东京的念头,所以故意冒其名在山下劫掠钱财,使其成了官府通缉的犯人。对此,徐宁也只能在心里苦笑而过了,无奈地留在了梁山上。 断绝了退路的徐宁一旦定了心,还是十分尽责的,他表示:“小弟今当尽情剖露,训练众军头目。”他先拣选精锐壮健之人,亲自示范解说钩镰枪法,晓夜习学,又教步军藏林伏草,钩蹄拽腿,下面三路之法,不到半月之间,教成山寨五七百人,终于大破连环马。 后来梁山接受了朝廷的招安,这也是徐宁为希望的,因为他骨子里还是想回到朝中继续做官。 毕竟原本就是禁军教师的徐宁认为,只有朝廷命官才是为正经的事。后徐宁随宋江四处征战,也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在征讨方腊的时候还刺死了吕师囊。 不过在攻打杭州城的时候,徐宁和郝思文夜间巡哨到杭州北门之际,被那里的士兵伏击。本来徐宁在经过厮杀后能够脱身,因为看到郝思文被擒,徐宁急忙前去救援。正好途中被飞来的毒箭射中,飞马逃回军中的徐宁已经是七窍流血了。 因为神医被留在了皇宫中,徐宁只能被送回秀州治疗。不幸的是因为治疗无效,不久徐宁便伤重去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