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单位行贿引爆大客户依赖风险联信永益被拘董

2018-12-06 21:44:25

单位行贿引爆大客户依赖风险 联信永益被拘董事长取保候审

本报 郑桂兰 北京报道

9月4日的一纸公告,又将联信永益推到了风口浪尖。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彭小军因涉嫌单位行贿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这是继公司前任董事长、总经理、大股东陈俭在3月31日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刑拘后的又一个重磅炸弹。但很快事情出现了转机,9月8日,联信永益公告称陈俭已经在9月7日取保候审出来了,陈俭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联信永益代总经理兼董秘孙玉文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陈俭已经在公司露面,这对稳定员工和客户情绪是积极的。他还表示,公司运营正常,正在努力改善全年业绩,争取抓住下半年的业务旺季。

对于案件所涉及的行贿对象问题,孙玉文表示,相关调查组让他们公司签了保密承诺,在案件没清楚之前,还不能透露关于案件的问题。

陈俭露面稳定员工情绪

联信永益方面很看重陈俭的取保候审,孙玉文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我们陈总已经取保候审出来了,并且已经在公司露面。员工见到陈总出现在公司应该说是比较积极的信号,同时也有利于稳定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情绪。目前陈总还没有参与公司的工作,刚刚出来还是要调整一下。”

孙玉文表示,目前公司管理层正在着手做好对内、对外两方面的安抚工作,对内主要是让员工队伍了解整个事件,使员工相信公司在经营和运行机制方面没有问题。另一个方面是向公司的客户、合作伙伴说明情况和目前的状况,对客户承诺我们公司在产品和服务方面不会“掉链子”,尽可能地消除对方的顾虑。

根据孙玉文的介绍似乎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作为创始人、大股东的陈俭对联信永益非常重要,也许本来陈俭就是该公司的灵魂式人物。翻看其招股说明书,其中有两大段关于陈俭的介绍,陈俭曾就职于联想集团公司研究发展中心;后创立北京合力金桥系统集成技术有限公司并任总经理;2002年创立北京联信永益科技有限公司,被刑拘前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俭1964年4月出生,1987年7月毕业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所,获得硕士学位,现职称为副研究员。

陈俭是公司的发起人之一,也是股东,发行前持股比例为35.77%。公司发起人还有另外两名自然人、两名法人,分别是彭小军(持股3.33%),李超勇(持股2.9%),联想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9%),北京电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9%)。同时陈俭也是技术核心来源,根据招股说明书,陈俭拥有“卷烟销售移动POS系统V1.0”软件着作权。该软件着作权是由陈俭自行开发取得,并作为技术出资投入联信永益科技有限公司。

联通计划推后半年报亏损

联信永益除了刚上市董事长就被刑拘的特殊性之外,其业绩变脸也可谓迅速。联信永益3月18日在中小板上市,一季报利润只有125万元,半年报利润亏损674万元。这与去年同期1531万元净利润相去甚远。对于业绩变脸的原因,半年报表示,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4.88%,主要原因是公司重点客户中国联通集团投资计划推后导致公司部分北京地区项目延期,而净利润同比下降是144%。

看来公司业绩非常指望北京联通。根据招股说明书的披露,2006年、2007年、2008年及2009年月,本公司对核心客户北京联通(原北京通)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17%、65.53%、57.20%和42.40%,呈逐渐下降的趋势。

联信永益也提到,如果核心客户流失或其生产经营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者新客户的开发过于缓慢,客户过于集中可能会给本公司经营带来一定风险。如今半年报亏损,风险真的出现了。

除了依赖大客户,联信永益还有很大规模的关联交易。根据其股权结构,北京电信投资持有联信永益发行前29%的股权,电信投资为新联通集团的三级子公司。2006年、2007年、2008年及2009年月,本公司对关联方的销售额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76.02%、71.77%、63.83%和55.69%,关联交易占比较大。如此看来新联通既是联信永益的第二大股东,又是联信永益的客户。

孙玉文对表示,现在业绩压力确实很大,公司上半年是亏损的,全年业绩压力也不能乐观。现在管理层肯定在积极做工作,希望尽可能地改善业绩,但能改善到什么程度现在还真不敢说。毕竟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下半年按照往年规律是我们行业签单的旺季,希望能在下半年改善业绩。

“但公司业务计入业绩不是按签单时间,而且还有一些条件,比如需要收款50%以上、客户提供抽检报告、签订正式合同等,根据会计一致性原则,即使下半年有签单可能也还不能计入业绩。所以下半年业绩能改善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好预测。我只能说我们尽努力去做业绩。”孙玉文说。

依赖垄断性企业风险显露

联信永益与北京联通的依赖关系,在中小型上市公司中并不少见。通信行业每年的采购额非常大,也因此养活了很多发展很快的公司。创业板上市的恒信移动客户基本都是河北移动各市分公司;华星创业客户也基本是移动各分公司,该公司盈利规模不大。此外神州泰岳、天源迪科、世纪鼎利、梅泰诺的主要营业收入都是来自电信行业。

孙玉文坦陈对大客户的依赖确实是公司的短板,公司的管理层也在制定战略逐渐改善这个问题。北京联通对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已经在下降。除了北京联通,还有天津联通和河北联通,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客户,但他们的行动一致性还是比较高,也同受联通总公司控制。他们在公司业绩经营中的份额很重。

“目前公司在销售上的战略除了大客户战略,还有行业客户战略和区域客户战略,公司也在积极地开拓新的行业客户,比如烟草、电力、煤电等。”孙玉文表示,公司在努力改善对大客户较为依赖的情况。

在大客户是垄断性行业的情况下,单位行贿罪可能是致命的打击。如果单位行贿罪的对象与主要客户有关,那么公司业务会受到很大影响。也许那时的中小型企业就成了从“大象身上摔下的蚂蚁”。

如果说之前上市公司对大客户依赖有潜在风险,那么联信永益涉嫌单位行贿的实例说明这个风险很大。

办公家具厂
捕鱼游戏上下分
深圳回程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