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太忙要求太高浅交往造就剩男剩女

2019-07-18 01:36:33 来源: 塔城信息港

工作太忙要求太高 “浅交往”造就剩男剩女

“世纪光棍节”就像一阵飓风,来得凶猛,让不少青年男女心头一震。  “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有的爱犹豫不决,还在想他就离开。想过要将就一点,却发现将就更难……”  就像刘若英的《一辈子孤单》,不少单身年轻人有这样的感叹:为什么我一直孤单?为什么找个对象这么难?  “男人是房,越等越升值”  11月11日晚上,省城一家事业单位的员工,27岁的孙光参加了一场专门为单身男女组织的联谊舞会。这是单位今年张罗的第二场联谊活动。孙光说,眼看着不少年轻人感情方面一直没进展,连单位领导都着急了。“每天忙得像陀螺,累得够呛,那有时间有心情去相亲、去约会?”孙光说,之前他曾在千佛山相亲会上贴过“简历”,和不少女生交换过联系方式。但因为精力有限,真正见过面的少之又少。  孙光的大学同学小宋则感叹自己“养在深闺人未识”。“父母那一代,有党支部、工会、团委,帮未婚青年创造机会。现在谁搭理我们啊?”孙光常和哥们儿开玩笑。  不过,虽然发牢骚,孙光和小宋真没感觉恋爱结婚这事有多紧迫。“男人是房,越等越升值。说不定等到了30岁,选择面要比现在大得多呢。”孙光调侃说。  “年轻人‘剩’下来,大多不是自主自愿的,而是被动无奈的选择。”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学教授王忠武分析说,像孙光、小宋这样被“硬条件”限制住的单身男女为数不少。“社会竞争压力大,学业、事业目标重,生活成本又高,房子、车子成为恋爱、婚姻的重要砝码。不少年轻人得先忙学习、忙工作,等这些方面具备了条件,再开始放手谈恋爱,时间已经比较紧迫了。”王忠武说,加之社会流动性越来越强,人际交往趋向浅层次、陌生化,一些离家在外的年轻人,没有人帮着张罗,只能自己去发现,难免“蹉跎”。  “我不想将就,这有错吗?”  “怎么找个人就这么难,我条件也不差啊!”当年龄嗖地滑到27岁,张杨已经很难淡定了。  张杨身上的标签:硕士毕业,公务员,独生女,家境较好,身高1.66米,模样中上。自己条件好,对未来的另一半,期望也很高。“对学历、长相、收入、家庭、性格方方面面要求都很高,有完美主义、理想主义倾向,眼里不揉沙子,导致曲高和寡。”王忠武总结的这一特点,在她身上确实有所体现。  大二时,张杨和同学谈过一场恋爱,一年后无疾而终。考上研究生后,在父母的催促和安排下,她开始相亲。  张杨还记得个相亲对象,那男生在银行做管理,济南本地人,谈吐老成,美中不足的是个头达不到张家的标准。她几乎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PASS”。后来的几个男生张杨也都没看进眼里,她总能挑出缺点来:说话太木讷、眼睛太小,没男人味……  工作之后,张杨相亲的次数直线增多,但热情也直线下降,仿佛看花了眼一般,她有点疲沓了。  “谈谈试试?我不想随便,也耽误不起。”眼看青春无多,张杨既焦虑又疑惑,“我不想将就,这有错吗?”[1][2][3]下一页“不想一结婚就过紧巴日子”  28岁的孙静纯也是寻寻觅觅无结果,不过,她的原因相对明确:她想找个门当户对的。  大学毕业后,孙静纯在一家企业做会计。过了不久,父母就给她买了房子,买了车。孙静纯对未来丈夫的期许有重要的一条:有本事,能挣钱。  工作后,有个同事对她很有好感,追求了很长时间,但孙静纯一直没回应。原因有两个:一是小伙子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重要的是,她担心对方的动机不纯,“女生想找个条件好的,男生就不这么想吗?还不如找个有钱的,起码他不是图我的家庭条件。”  孙静纯的同事徐华,上一段恋情也是因为经济原因结束的。25岁的徐华家在农村,父母供两个孩子读大学已经很吃力,女儿结婚提供不了多少经济支持。  “找个济南本地的男生,有房子,能少辛苦20年!”过年回家,亲戚朋友都这样劝她。这些话,徐华也不是没听到耳朵里去。她自称是一个相信爱情的现实主义者,“现在我愿意陪他吃20年的苦,20年之后,陪在他身边的一定就是我吗?我不想一结婚就过紧巴日子。”  “据粗略统计,济南有90%以上的女性不能接受裸婚。”中国婚姻咨询救助首席专家宋家玉告诉,多年的情感工作经历让他感觉到,女性在择偶时的挑剔倾向越来越明显,对男人的要求,尤其是物质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有些女孩子甚至非要找医生、公务员,其他一概不要。  “在市场经济大潮下,恋爱观更趋向现实和功利。”王忠武对此也有同感。他分析说,现在一部分青年人对婚姻、恋爱有“一步到位”的心理,希望对方有足够的物质基础,一切都是现成的,否则就免谈。  “这姑娘太强,我怕降不住”  今年10月底,28岁的张妍妍第四次相亲又以失败告终。这次相亲是导师做的红娘。“感觉学历高反而成了负担。”张妍妍说,曾经有个人和自己挺聊得来,但后来对方突然发来短信,说感觉两人不合适。张妍妍询问再三,那个男生才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是本科毕业,两人学历差距太大。  “我当时就说,我不在乎这个,而且你工作的时间长,社会阅历多,这些都是我不具备的。”张妍妍说,虽然自己一再解释,但还是同样的结局。后来,她无意中听说,对方给介绍人的回复是,“这姑娘太强,我怕降不住。”  “与南方城市比起来,济南人的婚姻观相对保守,女性在择偶时注重安全感,往往希望对方有稳定的工作,人品可靠。二婚、外地的一般不太好接受。而男生择偶时,则希望男高女低,工作可以一般,但要性格好一点。”宋家玉说,纠结于“男高女低”的旧观念,一些条件不错的女生反而没有了市场。  而一部分男青年之所以“剩下”,则是因为条件稍差,这里的“差”不仅指相貌、能力。“有些男生长得不丑、工作也很好,但个性有问题,比如抑郁、清高、看问题偏激、心理健康指数不高,这样就影响了他们的择偶观。”宋家玉分析说。前一页[1][2][3]下一页“只是我对感情不再信任”  2009年刘聪敏研究生毕业,进入省城一家设计院工作,两年的校园恋情也同时终结,对于感情,刘聪敏一时间有些心灰意冷。  刘聪敏用了半年的时间“疗伤”。直到2010年4月,她才尝试再次恋爱。“那个男生打小我叔叔就认识,觉得不错。”刘聪敏的母亲也专门从老家赶过来,陪她一起相亲。见面后,刘妈妈对男生很满意。  在父母的催促下,刘聪敏开始交往,却没燃起热度。不过,这个男生对她挺中意。2011年春节过后,男生的父母专门找她谈了结婚的事,这时刘聪敏突然打了个“激灵”——真要和他过一辈子,自己会快乐吗?犹豫了一个月之后,刘聪敏选择终结这段感情。“可能不是他不好,只是我对感情不再信任。”现在刘聪敏仍是单身。  “离婚率高、家庭冷暴力、出轨等负面信息,降低了人们对结婚的欲望。”王忠武说,部分年轻人对婚姻持有犹豫怀疑态度,“他会不会变心”、“万一跳火坑怎么办”这样的担心萦绕心中,没有安全感。择偶路走得战战兢兢,瞻前顾后,其实可能也会造成一些可惜的错过。  □专家建议 在现实和浪漫 之间找均衡  “现实生活中还是普通男、普通女多。”王忠武说,年轻人对爱情、婚姻不要过度理想,要求面面俱到是行不大通的。“其实社会上好姑娘、好小伙很多,只是自己的心态问题。”  “要知道自己的人格特点,也要认识他人。只有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才能了解和接纳别人。你给别人多少爱,别人才给你多少爱。”宋家玉建议说。  在多年的婚恋咨询中,宋家玉见过不少把经济条件排在择偶标准首位的年轻人。“都想着一结婚就享受,这样的愿景可以理解,但物质的享受是现实的。”宋家玉说,有些女孩子认为没房子就说明对方没能力,有些家里明明有几套房也不能接受对方无房,“不能用我家的”,不然好像自己吃亏了。“年轻人有几个能凭自己的本事取得这么好的条件?还不是因为家庭条件好,可是这种人的自我约束能力、奋斗的能力将来是否能给你带来幸福的感受?将来你的婚姻一定幸福吗?”  对于物质和爱情的关系,王忠武给出这样的忠告:现实和浪漫(物质和感情)是婚恋选择的两个坐标,缺一不可,好的婚恋曲线,应该是在这两者间,具有张力,比较均衡,不要过度向物质倾斜。“只要对方真心对自己好,有潜力、肯上进,可以把感情放在前面,适当减低对物质的预期,不必那么一步求成。”  宋家玉也表示,在婚姻中,金钱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在一个健康的婚姻中,感情是基础,人格是保障。“如果在金钱和对方的人格之间二选一的话,一定要选择健康的人格。”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名除王忠武、宋家玉外,都为化名 本报 赵丽 马云云)

前一页[1][2][3]

东莞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广西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宁夏专治妇科的医院哪好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
本文标签: